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告
九七班文学专辑|掀起你的盖头来
发布时间:2019-11-29
 

你七弦琴流泻的乐声

跌宕,变幻。

琴弦向我悄悄地系上

一根心弦。

从此我的心一年四季,

与你弹奏的乐曲一起

铮铮作响,

我的魂与你的旋律一起

袅袅荡漾。

————泰戈尔《系一根心弦

探秘


探秘之旅

张淑云

探秘


十二月的威风轻轻拂过我的脸庞,微微带着些暖意。也许,是风吹化了街角叔叔手中的那一大串糖葫芦上的冰糖,空气中竟有些淡淡的甜味。

阳光从大树的叶子空隙中钻过,无声无息地落在街道上,散下一片灿烂。老树的枝头上缀满说不上名儿的粉花,风轻轻撩动,它便落在了街道之中的老巷里。

这是热闹喧杂的城市里的一方寂静,少有人涉足,却透着这座城市些许古老的气息。

爬山虎沿着那特殊图案的四方木窗来到窄窄的巷口,似是迎接我的好奇心,等着我一探究竟。

老巷那头,是些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青石板,一路过去,有不少坎儿,透露着老巷的年龄。通往小巷的深处,便是少有的寂静,越向里走,石板便不知所踪,换成了平平的水泥路。视野渐渐宽阔起来,像桃花源记里那武陵人一样,我也有些惊讶。

巷子深处,是一片普通却有些过气的旧屋子,有几扇窗已经破旧不堪,用三根木头钉上,固定了它。再往里,突然地,便看见了那在平常热闹街市上见不着的壁画。它们坐落在老巷深处,诉说着中华五千年来蕴含的育人道理与民族精神。

这在街上从未见过的壁画,原来在这方天地里。

往深处再探,我看见了诸葛亮在画中,似是轻轻摇了摇扇子,观赏那一方天地;看见了孔子带着他的徒弟们,讲述儒家的思想道理;看见了中国特有的山水画,描绘着深山的景色;看见了轻轻摇着船桨的渔夫,撑着小舟在青山绿水中缓缓前行。

从山水到名人,从名人到名著,从名著到传统节日的文化,再由文化到古人们所说的大道理,无一不蕴含着中华特有的文化与精神。也正是这些精神,才让中华文明成文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

这场文化的盛宴,在壁画中活动了起来。

回过头来,仔细端详了老屋。房屋外有一个大门,大门是木制成,贴着门神,门前有两个铁圆环,用来敲门或者拉门,不禁让人想起几百年前的祖先们所用的那些门。屋顶上供排水的设施,并不像街道上随处可见的白色水管一样,长满了青苔,而是巧妙地把它改造成了金鱼,金鱼的嘴微微张开,下雨天水就顺着金鱼嘴流出来,又美观又实用,显出中华建筑的美丽。

直至下午时分,我才从这片天地内醒过来,再回到落满花的巷口。外面的街道依旧繁华热闹,从这儿看,小巷依旧古老。

又有多少人能知道,在古老的巷子里,有一方新天地,融入了中华的伟大文化?

或许它会沉寂在巷子里,但我不会忘记它。

陈荟冰

罗浮山之旅


晌午的阳光斜射下来,到处都散发着温和的光。树荫在光芒的散射下,笼罩上了一层层阴影,层层叠叠,伴随着阳光的脚步,迈向自然。

顺着身旁的芭蕉叶走去,四周的叶子围绕着那个中心散射开来,像是一个掌心,苍劲有力。在它的枝干中心时而可以遇到一两个小蜗牛,它们极小,与“掌心”形成鲜明对比,那看似沉重的外壳,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登上一层接着一层的阶梯,沿途的小花吸引了我的目光。悠悠斜风翻着跟斗,拿着金箍棒赶来,一声声清脆的鸟的鸣啼绕着圈儿,丢着手绢回荡,吹动着小花们。它们或大或小,丝丝白色花蕊争先恐后地探出头来,时而用目光瞟瞟其他花蕊同胞,它们竞争着,努力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展示自己,却又不缺乏团队精神,正是因为它们,才是围绕着它们的鲜花更加美丽,使沿途的风景更加动人。它们还给自己围上了一件紫色的斗篷,柔软,轻盈,展示着青春活力,也感染了我,让我顿时有了动力。

抬起头,一个风筝吸引了我。橙色、红色、绿色、黄色相互交织,编制成了一个蝴蝶。在清风的帮助下,她在蓝天穿梭着,与云朵们玩着捉迷藏,一旁的大雁也加入了她们的游戏中,玩得不亦乐乎。风筝渐渐停下,我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小男孩。他一只手握着风筝柄,另一只手抓着线,迈着健步在草坪中跑啊跑,阳光照射在他纯真的脸上,目光直直注视着风筝,一会绽放出阳光般的微笑。兴许是因为放不起风筝,他又撅起小嘴,屁颠屁颠地跑到妈妈身旁,皱起他的眉毛,委屈地说道:“妈妈,风筝不听我的话。”

蹲下身子,一棵大树的枝干引起了我的注意。它有许许多多条分支,弯弯曲曲地,隐藏在泥土里,阐述了“润物细无声”的情思。枯黄的落叶成为了泥土里的分支的朋友,静静地陪伴着它们,默默无闻,表达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的意蕴。但是它的丑陋的外表却让人们不感兴趣,转念一想,正是因为它们的奉献才能稳住大树的根基吧!

空山的鸟啼映衬着瓦蓝的苍穹。我闭上眼睛,伸出双手,张开五指,让风从指间流过,让自然从心中流过。

纪颖莹

老城故事


走进一条古老的小巷,一件件破败的小屋陈列在小巷两侧。斑驳的墙壁,泛黄的同时带着一条条裂缝。脆弱得似乎一碰就会脱落。一支六人小队潜入,开始了这次的探秘。

我们首先来到老城,现在还早,人不多,店铺只开了小半。门口撑起红色的大伞,在清冷中透着点热闹。继续往前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条昏暗的小巷。第一间老屋陈旧得不像话,那木门被风一吹就吱呀呀地响。仿佛生锈的齿轮一般。屋内黑漆漆的,我们只是站在门口就已望而生畏。窗户上的玻璃早已破烂不堪。

老屋的左侧延伸出一条小巷。楼梯上住着几户人家,旁边摆着一盆不知名的植物,前不远有一棵“参天大树”,在微弱的晨光的照耀下随风飘拂。一只蓝色的飞机越飞越高,我们的梦想也随着它扬风起航。

大操场附近开着零零散散的店,其余的店都冷冷清清,唯有它开的热火。我们走进这家店,店主用一根根细细的竹签挑起钵仔糕,有鸡蛋果味、抹茶味、草莓味、巧克力味……黄的、墨绿的、淡红的、黑的交织在一起,在口中化出一抹抹淡香。双皮奶白而滑,像果冻一样,富有弹性。一入口,一股奶香淡开,行走了一天的燥热也随之消散。

夕阳西下,为那颗“参天大树”镀上一层金纱,一个个老奶奶搬出椅子,笑谈生活中的趣事。“参天大树”见证了她们的生活,陪她们共同品味人生中的那些甜蜜回忆。老爷爷则端出桌子,摆上几把椅子,两人下棋,几人旁观。下棋的两人不紧不缓,手上行了一步,脑子里却过了几十步。这就是久经战场的老手。两个老者头发已花白,眼睛却不像平常老人那样浑浊,虽然笑着,但透出一丝睿智的锋芒。捧一杯茶,轻啜一口,坚定地下了一子。

三三两两的小孩在“参天大树”下捉迷藏,耳边一直萦绕着小孩、老人的欢笑。

我们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在夕阳的照映下结束了这次探秘。


解秘——掀开你神秘的面纱

纪颖莹

为什么你们留在这里?


眼前的小村冷冷清清,街上空无一人,风吹过破旧的房子,发出慑人的“呼——呼”声。但是,在这唬人的风声,还有一阵清脆的车铃声。在夕阳的映照下,一缕炊烟袅袅升起。

我沿着炊烟的方向寻去,找到了一间“危房”。其实村子里的都算危房,村里的人们都走了,只有他们两个老人还留在这里,守着他们的家。

我敲了敲门,“奶奶,我又来啦!”“乖孩子,奶奶在煮饭呢!留下来吃吧!来,吃点小零食,别饿着啊!”她迅速地开了门,塞了一把零食在我怀里,不由分说地拉我进屋。或许是因为孩子、或者是因为孙子常年不在的原因,他们把我当亲孙女来照顾。

这本是老爷爷以前开的云吞店,这可是老字号,经营了多年,在二十多年前交到老爷爷手里。他们就是在这初始的。老奶奶那时每天都来这吃早餐,因为这云吞多,又便宜。但不久后她就发现她的量比别人多了将近一半。后来,他们俩开始联系对方出街。日子一久,感情就出来了。他们结婚后,共同守护着这个家。不曾离开过。

吃完饭后,奶奶拉着我聊家常,眉开眼笑地对我说:“我还没跟你说过吧。我老板下棋可厉害啦,村子里除了我,都没人能赢!”她乐呵呵地招来老头子,要下一场。

虽然我不是很会,但我看得出来爷爷在让她。她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她眼里满是柔情。

如果说我之前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留在这,那我现在明白了。

丁俊璇

门前的等候


傍晚,夕阳倾斜照入门框,将老人佝偻的身影映入屋内。屋内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老旧的木桌和几张椅子,一部几乎不开的黑白电视机,加上一部旧式的座机,一盏摇摇欲坠吊

灯构成了老人的家。老人倚在门边,期待地望着那一处转角,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座机内,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里边传出,老人连忙点头,又拭去眼角的泪水,忍住抽泣,与电话中的人又寒暄了许久……老人不舍地放下电话,许久过后,终于从思绪中拉回,开始忙碌。屋顶上的炊烟还未消散,在屋顶上徘徊着。屋内的桌上,摆上两道菜,两个碗和两双筷子。老人坐在门前,十分焦急。急促的脚步声从小巷传出,“妈!”一句急切的问候,夹杂着满满的爱,荡着老人多年来从未晃动过的思绪。一位年轻的小伙走出,一个健步到老人身前,抱住了老人!大滴的泪水落在了地上,二人轻轻地倾诉着什么……

次日,老人在门外忙着。怀里抱着的茶棕色的土罐子里,装着老人给儿子带走的腌菜。可以放许久,她生怕儿子在外头饿着。嘴里正呢喃着什么,不时用手背擦着额头细密的汗珠。她佝偻的身子不停地抽泣着,嘴里却念着“今天有点冷,抖抖身子,暖和。”房间里,儿子将一张照片紧紧的攥着,泪水大滴大滴地落在泛黄的照片上。照片上的老人,笑得愈发灿烂。午饭,母子二人不语,将头埋着,谁也没有说话。

饭后,儿子背起包,包里装着土罐子,土罐子里装着腌菜,腌菜里装着老人满满的爱。爱里,却是无声的等待……儿子包中的照片,已经干了,变得褶皱起来但却让它显得更加得平凡,它早已不知湿透过几回了……

门前,有一双深陷的脚印。老人的背越来越驼,老人也年迈古稀,却一直都在,默默的等待着。等待那一阵熟悉而急促的脚步声……  


徐嘉穗

面工匠


伴随一月稀薄的晨光和微凉早风,又来到了这一条老巷,小巷在岁月的长河里存活了半世纪之久,历经了繁荣衰落,有这么一家面馆,始终陪伴着小巷。这家面馆没有因为小巷的兴衰而消减人气,每天人流都络绎不绝。面馆名字:面工匠。

一个衷心做好面的工匠,真是个好名字。一碗好面是怎么做出来的?

“面,是自己亲手擀的,吃的才舒服。”师傅说。

我最喜欢他的炸酱面。面,不是细小的,他们的面只比织毛衣的毛线细点儿,吃起来爽口又筋道。一碗炸酱面的好坏,是看炸酱的。炸酱是自己炒的,里面有香菇和肉末。肉末剁得很碎,炒肉末的是师傅调的香酱油,味道偏甜,和咸香的肉末配起来刚刚好。加醋的炸酱面才是精魄所在。酸,甜,咸,丰富的口感在口中迸发,极富层次感。

吃面时,师傅正在一旁擀面,与我见过的所有擀面师傅有所不同,他们是一小团,一小团擀的。

“面要用心的擀,一小团,一小这样擀才能有那种味道。”这就是做面的奥秘,用心去做。

凉风习习,空气中上下浮动着金色的光斑。似乎都带着,小麦的清香。

吴志成

因为有你


叮铃,叮铃,路上的自行车响着铃,店铺门口人们在做着一些粮票交易。贫穷依然盘旋在人们的上空,老旧的石墙高耸着,围成一个小村子。里边还挂着“劳动最光荣”的旗子。过路的长廊边的墙壁上还有着一些模糊的字体。院子里的石碾静静地立着。光荣碑上刻着九代人的名字。破旧的人民公社和大仓库还有昔日的影子。

 “恩,这便是老时代的生活了,这便是中国白手起家的开始了。”

人们打着生产的口号大规模的生产,年复一年。这炽热的铁块在一锤一锭中逐渐有了形状。人们用自己的双手,成就着今日的辉煌与安康。

听爷爷常说:“在那时,人们从小就开始了劳动。就算生活很难,也要顶住。就像我当年的大队,每天起的比鸡早,就是为了一同下田去干活。好在我们的辛苦也没有白费。”

从前,一场黑白电影是大人与小孩子们的期望。而今天,基本上是每家每户都能踏进影院去观影。

老屋内的小木桌和白炽灯成了当时生活的写照。今天的美好,是因为有你们用质朴打下了的基础。

 董佩玲

姚屋的壁画


姚屋的旧地方如同睡着一样,安详于尘世之外。曾几何时,江边粼粼的波光还闪闪发亮着,似乎还在闪耀着百多年前的梦幻,一条路的壁画还未斑驳,大量壁画整齐地排在路的两边,寥寥几笔,使这壁画有种与世无争,超然物外的感觉:“波光粼粼的江面上有一叶小舟,舟上有两人,一人站在船尾划船,而另一人则静静地望着天空。”据当地人描述,那是一个码头,而以前的人每逢端午节赛龙舟时,人们都从这儿上船,使人遐想:晌午的骄阳照在这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数十艘轻舟在和风的吹拂中漂行,风雨的侵蚀,依旧阻挡不了壁画的存留,这就是姚屋的壁画,一个美妙的作品!

姚明钰

探秘


惬意的午后,阳光亲抚着大地,与三两好友游走在小镇,探索着小镇的秘密,偶尔有风吹过,小镇的树木被吹得沙沙作响,落叶翩翩起舞。沿着江边一直走,欣赏这小镇的壁画,壁画上的渔民在忙碌着,不起眼的小灯似乎是为未归家的人儿留下一盏灯,壁画中蕴藏着小镇的温馨和睦。榕树底下坐着几位老人在欢谈,旁边是一座宗祠,十分朴素的大门却不失威武,内部的墙壁上刻着千千万万子孙的名字,彰显了小镇的历史悠久。错落有致的大街,地板上还混凝着历史的味道,驻足凝望,似乎能感受到以前热闹的街道,人民都幸福生活在这温馨的小镇。

抓着余昏的尾巴回到家中,与小镇的邂逅也结束了。

王悠然

探秘


沿着那道光走进去一副从未见过的壁画长廊展现在眼前。

即使曾观赏过描画有无数的壁画的观背村,我也被这条小巷的壁画给惊讶住了。壁画上记载着朝代的更迭、百家之争鸣,将赤壁之战的纷乱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把西汉美女赵飞燕的舞姿刻画得栩栩如生。

即使壁画仅有七八米长,但它将精华凝于一起,画中丰富的内容让人大呼过瘾。

这是壁画的展现,也是一场文化的盛宴。

苏俊康

探秘,旧时的生活


早晨,空气中有着一层淡淡的雾,使得阳光朦胧起来,一阵风伴随着我走进了老街。迎面而来的是一栋木楼,门上用漆涂写的字已经看不清。

只见一块掉落的木板上刻着“公销社”这三个字。我上网查了一下,原来是曾经人们交易的地方,好奇心驱使着我走进这个木质建筑。里面保存还是挺完整的,只是所有物件上都去上了一层灰,走入深处,推开窗,阳光照在一面墙上,上面用粉笔写了几个大字:假一赔十。也许不怎么起眼,但却体现了当时人们即使在那样一个穷苦的年代,也十分守信,并不会因穷苦改变自身的优良品质。旁边,有一个公布栏倚靠在墙上,公布栏上面还有八个忘记被擦落的字:今晚放电影,地点......看来旧时人们也会去追求精神文化生活。

公销社不大,但却体现旧时人们的生活。也许过去人们生活不是很富足,没有如今多姿多彩,但旧时生活淳朴又美好。


李家宜

伤疤


外公的小腿上有一道伤疤,自从我有记忆开始,他就深深地烙在外公的小腿上,他是黑色的,很大一块,在外公那腿上显得突兀,这么大的一块伤疤,是怎么来的呢?

听奶奶说,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外公像往常一样出门买菜,我则在门口玩耍。不一会儿,外公回来了。我兴奋地朝外公爬出,看到摩托车的排气管在喷气,好奇心一起,伸手就抓过去。外公一看大事不妙。立刻从车上跳下来,想要护住我。结果车倒了,我没什么事,外公的一条腿被压倒了,刚好又压在了那滚烫的排气管下。等到车被抬起来后,外公赶紧过来看我,问我有没有受伤。

外公就像那伟大的保护伞,只要有他在,我就风雨无阻,不畏艰苦。从那以后,每当遇到危险,遇到困难,我总会想起外公。既然外公能不顾一切不怕困难地保护我,我为什么不能面对困难呢?

张淑云

探秘鲁迅


不用我多说,想必大家都认识鲁迅先生吧?

是的,鲁迅先生原名为周树人,他是个用笔做武器的战士,批判封建社会,怀有兴国之梦,写下一部部名作流传至今。

在了解鲁迅的趣事之前,我一直认为鲁迅是一个平常生活中十分严肃,沉溺于工作的人。

实则不然。

我在网上了解到,鲁迅先生其实也不太严肃,反倒有点像小孩。

据说,鲁迅先生的牙一直都有问题,但他却好吃糖,一次朋友送了他一包糖,他当下就吃了一半,后来听说朋友说这糖可以治溃疡,他又不舍了,停下来收好了糖,想着什么时候长溃疡再吃点儿。可后来他又嘴馋,又拿来吃,一吃又是一大半,原因是他觉得自己不是经常有溃疡,边吃了去。

鲁迅先生还有一颗他自己认定的树,他将此书视为他与妻子的定情树,结果有一天,他忽然看见草地上有头猪在啃着树的叶子,当场便揍了那猪一顿。

试想一个严肃的他在揍猪,吃糖,便令人大笑不已。

看到这你是不是对这位严肃的先生有些改观呢?我觉得,鲁迅先生更加和蔼可亲呢?

聂韵仪

含羞草

 

夜色加浓,苍空中的“明灯”越来越多了。在深邃微白的天空中,星星在一闪一闪地眨着眼。地上漆黑,天上微白,枝叶在微微颤抖,四处都笼罩着在神秘的黑夜中。

眼角瞥见窗台上摆着的一盆含羞草,在月光中舒展着嫩绿的叶子。一阵微风拂过,叶片在风中肆意无束地摇曳着。好玩的心理驱使我用手触摸它,突然,它的头连同它的身子都耷拉下去了,它又向困难低头了,我郁闷地盯着他望了好久,以为它死了,心里再埋怨它为什么那么脆弱,同时又有愧于它。

后来,经过妈妈的一番解说,我才知道,含羞草并非脆弱,这是它保护自己的另一种方式。于是我又盯着它观察了好久,发现它又重新挺起了坚强的脊梁。这让我明白了,并非低头就是屈服,也并非屈服就是放弃,这只不过是换了一条到路和方式去前行罢了!



策划:黄玉璇

摄影:王悠然  赖慧婵 丁俊璇 卢康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