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美食」舌尖上的金丝峡——年味(一)杀猪饭
发布时间:2019-09-06
 

入冬后,峡谷里气温骤降。小大辛勤喂养了一年的本地土猪已长到三百斤往上。小大是喂猪的能手,春天的麦麸,夏天的芶叶,秋天的玉米是小河人喂猪的主要饲料。霜降过后,红薯丰收。除少量自己食用外,其余下入窖中。入冬后小大喂养的格外精心,每周煮上一锅红薯,两头早被拉长架子的年猪被红薯迅速催肥,毛皮油光发亮,体重也突破极限。不吃一点添加剂的年猪,丰腴饱满,壮如肥牛,用自己的膘水回报着小大一年的辛勤付出。

进入腊月,小河两岸就会不时响起杀年猪祭祀土地的鞭炮声。鞭炮声告诉山民们年关近了,可以准备杀年猪了。小大早早的约好杀猪佬,在后山拉好葛藤,从窖里取出自家菜园种的白萝卜、红萝卜、大白菜,再用自家的黄豆打上一稞豆腐,剥好蒜苗大葱,洗好香菜生姜,一样样整齐的码放在案板上。大姐则提前打扫好厨房的卫生,添置好柴米油盐、五香作料。大姐夫则将两把菜刀在青石头上磨了又磨,吹毛即断。一切准备就绪,杀猪的头天下午,小大在道床上支起牛头大锅,装满6桶清水。然后来到猪圈边,嘴里念念有词:猪、猪,你莫怪,你是阳间的一道菜,脱了黑衣穿人衣,来世做个为人的。和自己汗水的结晶做着最后的道别。杀年猪当天,天刚放亮,小大就早早的起床,在牛头锅下架起经烧的桦栎树棒,燃起猛火,将锅里的水烧至沸腾。这时杀猪佬用架子车推着杀猪桶、刀具、铁钩、褪毛石,准时到来。帮忙的六个壮劳力也陆续赶到。左邻右舍的男劳力自小耳濡目染,早已深谙杀猪帮忙之道,杀年猪的程序了熟于心。此时最开心的就是孩子们,禁了一年的肉瘾,终于可以开开荤了!

杀猪佬一声令下,养了一年的本地土猪就被汉子们拔去猪鬃,在杀猪桶里沸水的烫泡下,褪去了猪毛。有如先秦·庄周《庄子·养生主》:“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 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杀年猪的整个过程男人们配合的娴熟自然,就像在演绎一场劳动的视觉盛宴。男人们在农家场院里说着段子,齐心协力,共同奏响了一支劳动的赞歌。吸引着左邻右舍的孩子围在在大人周围,焦急的等待着杀猪佬割下的第一块年猪肉。

待猪毛褪净,一根扁担横穿在杀猪桶上,吹了气、褪了毛的年猪卧在桶上,有如肥牛。杀猪佬先在猪背上下一刀,小河人称之为“騞膘”,猪膘的厚薄,觉定着主家餐桌上一年的油水,也是对终年喂猪的主妇最高的褒奖。主妇笑了,幸福扬溢在每个人的脸上。大姐夫于是焚香、鸣炮,感谢土地公公一年的庇佑,祈求来年六畜兴旺。接着,杀猪佬下掉猪头,割下槽串,卸下猪脖骨,用铁钩将剩余部分上架。紧接着将猪的内藏取出,将猪肉分边。然后依次分割出猪肘、猪蹄、猪的前后腿、正列、软列。有嫁女、娶媳的人家还不忘砍上猪胖腿、礼吊子,以备不时之需。这时适龄的青年男女总会成为人们的焦点,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羞红了脸,躲进了厨房。

此时最热闹的是峡里人家的厨房。大姐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剔出纯瘦肉切片,加淀粉、姜末、老抽、食盐、五香粉,抓捏入味。大块肥肉、痩肉切段下锅,加大料、生姜、食盐炖煮。自家地里的冬萝卜切片,加工好的猪血,油炸后的豆腐果,一同下入煮肉的汤汁炖煮。肥、瘦五花肉段煮至七成熟起锅,留在锅里的红白萝卜、猪血、豆腐果因为沾上了荤惺,异常的美味!孩子们扒在锅台边,望着锅里杂烩汤,喉咙里几乎伸出了爪子。入好味的纯瘦肉,下花生油煎炸,瞬间芳香四溢。整盆的瘦肉片,堆成了一座小山,刺激人的食欲。肥瘦五花肉切片,满满的两大盆,静静地在案板上等待。厨房里肉香四溢,大姐则在锅台上就地取材,变幻出一盆盆的杀猪菜。羞红了脸,躲进了厨房。

花生米油炸、莲藕切片焯水、手工粉条下温水浸泡、腊灌肠切片摆盘、丹江小鱼油炸、手工豆芽焯水、红薯凉粉装盘、牛肉切片油炸、水黄瓜切条加白糖腌渍、炸豆腐切块、木耳泡发、魔芋豆腐切片、咸鸭蛋一分为四、豆油皮温水浸泡切条。杀猪宴上,金丝十三花的十三个凉菜准备就绪。大姐将生姜切末,大葱切段,大蒜捣泥,芝麻煸香,在柴锅里炼出红油,静候杀猪佬入席上菜。

加工好的瘦肉片加青椒、红椒、红白萝卜、土豆片煸炒,瞬间变成了五大碗。肥瘦五花肉掺洋葱、红椒爆炒,油香四溢。豆腐油煎,白菜醋溜、去年的肥瘦扣碗子入笼屉温热、酸菜凉粉做汤、五花肉剁馅做丸子汤、小青菜加蒜末爆炒,最后再蒸上鸡蛋糕、白米饭。热菜和主食备齐。

忙碌了一个上午,两头年猪都变成了猪肉。杀猪佬和帮忙的男劳力,坐在八仙桌上喝着茶、抽着烟,静等杀猪宴开席。此刻最忙碌的是大姐。一盘盘的凉菜,加红油、老白醋、食盐、鸡精、淋上香油、撒上芝麻装盘,最后放上香菜点缀。大姐夫用托盘,两轮就把这十三个凉菜端上八仙桌。中间三三九盘,八仙桌四角各一盘,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金丝十三花凉菜引来杀猪佬的啧啧称赞,幸福的笑挂在大姐夫的脸上。

大姐夫温好包谷酒,摆好酒杯,大人小孩齐上桌,猜拳行令,喝酒吃肉,有如梁山的好汉,威风凛凛,热闹非凡。杀猪宴上,推杯换盏,消了劳累,散了惆怅,解了往日的隔阂,憧憬着来年的新生活。热菜和烫水慢慢上桌,调和着人的胃,滋润着人的舌尖,仿佛这就是最惬意的生活,给个神仙都不换。杀猪宴上猪肉管够,油水留在了每个人的嘴上。肉一盘盘摆放在桌上,酒一杯杯满上,笑声、争闹声响彻峡谷。

酒足饭饱,杀猪佬晃晃悠悠的推着架子车,哼着小曲,消失在茫茫的暮色里。大姐还不能闲着,将猪肉分类,杂碎一类,软列一类,硬列一类,猪腿一类,留足饺子馅,规划着各类年猪肉的最佳用途。未来的几天它们将在大姐和大姐夫的手下变成腊肉、卤肉、扣碗子、烧肉、杂碎汤,然后出现在家人的餐桌上。

年的脚步近了,大姐家厨房里肉香四溢,道床上晾晒的腊肉成了肉的森林,黄亮酱香。这味道随着风飘向远方,呼唤着我们回家!

【免责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