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此后螃蟹皆有毒
发布时间:2020-01-13
 

“你借了经典的光芒便得承受观众的挑剔,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经典翻拍没有对不对,只有好不好。”

近年来,国内经典作品的翻拍成为了大众津津乐道的话题。各种经典IP、电视剧、电影都逃不开被翻拍的命运,《倚天屠龙记》、《还珠格格》、《西游记》、《红楼梦》无一“幸免”。

能称之为“经典”的影视必定在剧情、演绎或思想表达与传递上有爆点,可惜时代在变更、技术在进步、观众的审美在立体化,“经典”却在某种意义上停在原地。

如果某人能重现你生命中那些美好的时刻,你想不想再经历一番?同样道理,肯定会有大量观众买经典翻拍的票,无论他们是抱着怎样的心态。


此后螃蟹皆有毒

有人说:“第一个把女人比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把女人比作花的是庸才,第三个把女人比作花的是蠢材。”艺术作品似乎不能与之并论,但是经典翻拍的历程却惊奇地与之相似。

打开近些年的翻拍作品,无论什么类型的片子,都躲不开“翻拍毁经典”“原著党伤不起”“网红脸阵容”等弹幕满屏飞的局面。

撇开有些观众言辞偏激或“另有意图”不谈,片子本身经得起敲打吗?

此后螃蟹皆有毒

回想87版《红楼梦》,光是拍摄前的演员学习就耗时三四年,把能请教的红学家请教了个遍,当时的众人在面对这样一部经典时,哪一个不是心怀敬畏?生怕出什么岔子,挨人民的骂。

此后螃蟹皆有毒

再回想几年前的《新红楼梦》,男主角在面对记者“是否研读原著”的问题时支支吾吾,最后来了句“拍完还是看了的”。

好一个“拍完还是看了的”,但还好,拍摄之前没看“大大方方”承认了。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用来形容当下的翻拍景象一点也不为过。

历史人物的恶搞,荒诞情节的出现,新晋明星演技的浮夸……无一不使翻拍作品口碑一落千丈。

不负责任的制片人、导演打着“经典”的旗号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情节博人眼球,为增长收视率主演清一色的网红脸使观众患上“脸盲症”,曾经的“周芷若”长大却变成了“灭绝师太”,“五毛特效”更是让人不敢恭维。

经典翻拍是不同时代对原著的解读,要赋予这个时代特有的元素。如今看来,不是解读,而是“亵渎”。

此后螃蟹皆有毒

虽然翻拍剧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但成功的案例也不在少数。

《神雕侠侣》TVB83版,刘德华将杨过的狂傲不羁和不畏世俗展现得淋漓尽致,成为一代人心中的“最佳杨过”。TVB95版,还是小鲜肉的古天乐与青春可人的李若彤搭档,无论是气质还是颜值,都不输83版。06年内地版,虽然黄晓明没有出色诠释杨过这个人设,但刘亦菲饰演的小龙女绝对是众芳“一绝”,“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此后螃蟹皆有毒

《傲慢与偏见》是英国简·奥斯汀经典长篇小说,不同年代都将它翻拍成了电影,而且各有各的特色。1940年的电影版中将一些情节进行了美国式处理,有轻喜剧般的幽默。

05年版电影中当时年仅33岁的导演用高水平的拍摄技术和较为符合观众思维的情节吸引了无数观众。

16年版电影《傲慢与偏见与僵尸》更是在不改变原著内容的前提下加入了最近很流行的“僵尸”元素,使比较单调的爱情桥段增加了更加有趣且惊险的情节。

此后螃蟹皆有毒

翻拍的经典分为原著和经典老剧。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了电视剧、电影收视率的主力军,经典的电影电视剧的理念和当时的拍摄水平已经跟不上现代青年人的要求和标准,一些情节的设计也略显老气,而翻拍剧往往会更贴合观众心理和感受。

《飘》是美国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创作的长篇小说,1940年《乱世佳人》这部经典的翻拍作品在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之后具有相当的激励作用,引起了不少观众的共鸣。这部电影用恢宏的气势将一个娇小的女子的经历与转变渲染得大气磅礴,几个配角也各具神采。

值得一提的是女主角费雯丽的演技将郝思嘉这个角色提升了一个层次,她美丽、坚强、勇敢、独立,特别是不懈地追求幸福——尽管有时有些不择手段。

此后螃蟹皆有毒

经典被翻拍受到质疑并不代表着我们不能去翻拍,因为每一个时代有其不同的特征和传播工具,而经典的传承需要的在每一个时代通过不同的传播方式来对它进行再加工再创造。

现在技术手段已经上到新高度,但影视制作者反而在走下坡路,如果说是观众审美速食化引导着电视电影内容与制作同质化、扁平化,那深度好片出现时理论上应该冷场,可是事实恰恰相反。

如今观众尤其是资深影迷对一部好片的渴望程度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强,需求在提高,供给却跟不上。

此后螃蟹皆有毒

经典传承经历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拍不出好片的某些导演面对观众质疑时说出“你行你上”的滑稽荒诞之语。

当年,王扶林导演问陈晓旭考不考虑别的角色,陈晓旭说:“假如你这样做,以后观众会说,你让林黛玉演了别人。”

现在几乎没人敢说“我就是林黛玉”了吧。

经典的传承需要的是一种“敢破旧、敢立新”的精神。犹如在华贵的古木上细细雕琢,沉静把刀,功夫到自然作品成。何时见过热闹着搏人眼球、浮皮潦草的玩意儿上过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