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籍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发布时间:2020-01-14
 

在2018年第23届釜山国际电影节上,导演崔斯韦凭借影片《雪暴》,获得新浪潮奖。这个奖项是为了鼓励亚洲新锐导演而设立的。

崔斯韦作为导演,还是一个新人,但由他编剧的电影如《无人区》《疯狂的赛车》《一出好戏》等,早已让他的名字尽人皆知。

电影《雪暴》由崔斯韦自编自导,众多明星在零下30多度的东北密林中,上演了一出紧张刺激又残酷血腥的警察勇斗劫匪的故事。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张震饰演的警察王康浩,是一位森林公安。作为一个南方人生活,他在极寒的东北林区非常不适应,也想过是否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或者到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更好的地方生活。

但当他眼睁睁地看着由李光洁饰演的战友牺牲在面前之后,王康浩变得坚定而决绝。他要找到凶犯,为战友报仇,更为守护一方平安。为此,他不惜离开自己心爱的姑娘(倪妮饰演),不惜在暴雪来临之前深入林区。

廖凡饰演的匪徒老大,阴鸷凶悍、沉默寡言、心狠手辣。他带着两个同伙,为了抢劫黄金,不惜杀害一个又一个无辜的人。

电影作为一门艺术,有很多不同的题材类型,比如爱情片,比如科幻片。还有像《雪暴》这样的警匪片,它正面展示了社会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作为普通观众,有人也许会问,片中劫匪为了钱不惜一切,为什么会有这么邪恶的人?而那些默默无闻的正义维护者,不求任何回报,不惜一切去和邪恶搏斗,又是为了什么?

这些仅仅是人性善恶可以解释的吗?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一、

不可否认,社会上有像廖凡在剧中饰演的老大那样的人,他们无视社会规则,无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为了一己私利,犯下滔天罪行。这些人即使被抓,他们的内心也丝毫不会感到痛苦,更不会因为对别人造成伤害而懊悔。

这种人格是反社会人格,拥有这种人格的人,叫无良症患者。这是一种无法矫正的性格缺陷。比如那些灭门惨案,连环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都属于这种人。不过这种人只是极少数的存在。

更多的是像刘桦饰演的郭三那样的人。他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但会经常钻法律空子,打擦边球赚点不义之财。他们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认为有了钱就有了一切。

在剧中,郭三为了能拿着金条离开,可以同时抛下警察和劫匪。在度假村,他拿着金条向劫匪老三求放过;当遇到人身威胁的时候,也会和警察合作,向劫匪开枪。当然,他最后的结局也不会好。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美国导演著名的科恩兄弟,他们在作品中,秉承着这样一种对于人性丑恶的评判价值体系:金钱是引发一切丑陋的万恶之源;自私、自大、贪婪,要比愚蠢、谎言、甚至杀戮更为丑恶;拥有丑恶人性的角色最终都要遭到相应的惩罚。

在他们的著名影片《冰血暴》中,所有的犯罪分子,无论是男主角还是两个绑匪,他们都因为对金钱的渴望和贪婪,而拥有各种人格上的缺陷。他们或自私,或愚蠢、或贪婪、或容易冲动。这些缺陷使得他们在与警察的交锋中,注定以失败而告终。

郭三也是因为对钱的追逐而失去最起码的价值判断,从而注定走向失败。

正像《冰血暴》中的警长在影片末尾说:"生活中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不是吗?这是多美好的一天。"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科恩兄弟

二、

在剧中和劫匪及郭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张震饰演的警察,以及所有为了守护我们的岁月静好而负重前行的人。

为什么这些人会甘愿负重前行?

因为他们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也就是他们知道怎么活着才是幸福的。

经常有人说,我要是能买到某个名牌包包,或者某个牌子的豪车,就会很幸福了。但细想一下,不管是我们自己,还是观察他人,这种以满足物质需求为目标的幸福,目标一旦达成,幸福感也会很快消失。

但如果一直无法达成目标,那么就会一直处于焦虑和痛苦之中。即使冒险拥有了一车金条,劫匪们也知道,最好的结果或许只是一个纯金的骨灰盒。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那么,什么才能带来真正的幸福?

在《幸福的能力》一书中有两个例子:

1. 一个人经历车祸截肢,一年之后,幸福感就会和以前一样。

2. 一个人中了乐透大奖,一个月以后,他的幸福感也会回到从前。

可见,幸福是一种能力,和当下处于什么状态几乎无关。金钱,地位,健康,美貌,事业,爱人都无法带来持久的幸福。幸福是对快乐的感知力。幸福的反面不是不幸,幸福的反面是麻木。

一个人如何协调现在和未来的关系,可以判断出他对生活抱着怎样的幸福态度。一般来说有四种类型:

1.享乐主义型。这种人秉承及时行乐的幸福观,逃避痛苦,今朝有酒今朝醉。像各种成瘾者,上班打卡混日子的员工,以及鲁迅笔下的孔乙己,都是这样的人。

2.忍辱负重型。这种人整天忙碌奔波,不断努力,总想着过了眼下的困难就好了,只要怎么怎么样就会过上快乐的生活。那些为了事业牺牲家人,为了高考咬牙拼命的人,都是这种心理。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3.生来受苦型。这种人认为人生而痛苦,怎么样都没办法幸福。他们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对生活丧失信心。那些每天抱怨的人,抑郁症患者,永远痛苦,总在责怪自己和他人的人,就是这样的人。

4.真正幸福的人。这种人既为未来努力,也懂得享受当下的生活。这些人可以是像孔子颜回这样的圣人和智者,也可以是我们身边始终积极乐观的普通人。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在这4种状态中来回转换。有时候会觉得很幸福,有时候觉得很无助,有时候觉得自己在忍辱负重,有时候又想今朝有酒今朝醉。

寻找幸福,寻找生命的意义,就需要不断反省,审视自己的内心,尽量减少在其他三个状态里的时间,不断培养和增强我们幸福的能力。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三、

幸福是快乐并且有意义,快乐是当前的利益,意义是未来的利益。

幸福是一种持续的状态,和当下状态没有必然联系。

乐透大奖的得主,得奖的当下会感到幸福,但一个月左右之后,因为得奖带来的幸福感会消失殆尽。而因车祸截肢的人,当下也会感觉天都要塌了,真是人生的大不幸。但这样的状态,也会经过大概一年时间,回到以前。

读作家史铁生的经历,会清楚地发现,幸福感是如何经过培养慢慢获得的。所以当下的幸与不幸是暂时的。真正的幸福要有目标。

既然幸福是个持续的过程,那么,这个目标也不一定要确保实现。因为目标是意义而不是结局。即孔子所说的乐亦在其中矣。孔子一辈子不得志,却一辈子乐天知命,这是积极心理学研究的目的和境界,也是幸福的秘诀。

同时,目标也不能设置得太离谱,太高和太低都无法让自己产生持久的幸福感。能带来幸福感的目标,一定是自我和谐的目标,自己愿意达成的目标。

自我和谐的目标的设定,不一定非要改变事情本身,有时可以试着改变自己的想法。比如对待跑步,有人会觉得过程很痛苦而不愿尝试。但如果坚定经常跑步会给身体带来好处的想法,那么就会尝试并坚持,从而收获快乐。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活出生命的意义》的作者弗兰克尔,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总结出,如何才能找到人生的意义。

弗兰克尔的全家在二战期间被送到集中营,他的父母妻子哥哥全部死于毒气室,只有他和妹妹幸存。集中营的悲惨经历,没有磨灭他对生活的热爱,相反,他一生都对生命充满热情。

弗兰克尔67岁开始学习驾驶飞机,并在几个月后拿到驾照。80岁的时候他登上阿尔卑斯山。

弗兰克尔说,如果觉得生活失去方向,丧失意义的时候,抱怨喝酒旅行都未必能够解决问题。让人活下去的不是希望而是意义。要想恢复人内在的力量,必须让他看到未来的某个目标。也就是尼采说的:"知道为什么而活的人便能生存。"

弗兰克尔认为,责任是人类存在的本质。人越是忘记自己——投身于某种事业或献身于所爱的人——他就越有人性,也就越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可以通过三种不同方式来发现生命的意义:

1. 通过创立某项工作或从事某种事业。在《雪暴》中,森林警察、医生,都是这种人。基本的职业操守和责任心,使张震李光洁饰演的警察,每天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到森林里巡视。在路上遇到劫匪发生故障的车辆时,在不知车主身份的情况下,出于职业本能出手相助。

2. 通过体验某种事情或爱上某个人。爱使人坚强。弗兰克尔在集中营忍受各种折磨的时候,心里最常想念的就是自己的妻子。他坚信她的脸庞比冉冉升起的太阳还要明亮。他说这轮太阳为他照亮了前面的方向。

张震饰演的警察,本来也可以在日常工作之外,享受恋爱中的人生意义。但当不幸发生时,他的人生意义就改变了。这就是第三种发现人生意义的方法。

3. 在忍受不可避免的苦难时采取的态度。眼看着战友倒在自己面前,而劫匪则扬长而去。这是对(剧中的)张震最大的伤害。他无法承受内心的折磨。所以,他必须要找到劫匪。同时,找到劫匪,抓住凶犯,也是他的本职所在。

可以说,正是因为警察张震找到了人生的意义,他才会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和邪恶搏斗。

弗兰克尔从集中营出来之后,创立了心理学上的意义疗法。他通过帮助人们找到生活的意义,治疗各种心理疾病,让人们走出痛苦。

有个老人来找弗兰克尔,他说自己很痛苦,因为无法承受妻子死亡的伤痛。弗兰克尔问他:"如果你比妻子先死,你的妻子会怎样?"老人说她也一定会痛苦万分。所以,弗兰克尔说:"你现在的痛苦是有意义的,因为它使你的妻子免于承受同样的痛苦。"

弗兰克尔自己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帮助其他人找到生命的意义"。

《雪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意义具体到每个人身上都是不同的,不能一概而论。但一定是为了追求某个自由选择的有价值的目标而付出的努力和奋斗。

任何人在任何环境下,都有选择自己态度和行为方式的自由,选择为人生确定目标的自由。每天我们都会面临很多选择,是保持自我内在的自由,还是抛弃自由和尊严变成标准的囚徒。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我就害怕一样——那就是配不上我所受的痛苦。"

影片《雪暴》告诉我们,在大多数人选择岁月静好,选择在闲暇时光到森林中游玩的时候,还有一群人则选择了负重前行。他们用青春和生命守护着森林和纯净。而他们遭遇的艰难和困苦,是外人无法了解的。

向他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