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小说 | 《佳人静静归》
发布时间:2019-09-10
 


第1章  算命

   
   可佳一向公司申请了半个月的假,因为爸爸的眼睛有点问题,刚开始的那几天,她每天坚持一早一晚的打电话回家,问爸爸的情况,并不太乐观。
   
   到第四天,她终于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回家陪同爸爸一起去治眼睛,妈妈是比较相信迷信的人,幸亏爸爸不相信那些鬼神之说,这点倒让佳一踏实了许多。
   
   眼睛开始痛的时候爸爸就第一时间去了医院,妈妈也陪同去了,医生说是角莫炎,因为病毒感染引起的眼睛刺痛,红肿。
   
   佳一内心恐惧爸爸有什么不测,她怕父母亲人出事,对于她来说,现在唯一的支柱就是她的亲人。
   
   她是个听话、懂事的人,因为太听话,她错失了她的恋人,从此她就再也没有了快乐,她不怨任何人,只怨自己的选择。
   
   虽然曾经她有一段时间不能理解父母的思想,就算再不理解,她还是清楚父母所做的一切,不管用的什么方式方法,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儿女好,慢慢的,佳一心中的不解也就烟消云散了,父母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永远也不会动摇。
   
   她爱他们,他们爱她,可怜天下父母心,如今爸爸的眼睛突然有问题,她很担心,说话间,她的声音带着咽哽,她很害怕,害怕失去他们,她是个善感的人。
   
   在家呆了三天,爸爸的眼睛终于有了好转,医生说再打几天消炎针就可以康复了,压在心中的石头终于可以落下,佳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一直紧锁的眉也放开了。
   
   “爸,你快进屋吧,眼睛刚开始恢复,不能在强光下呆太久。”佳一从楼上下来,看到爸爸在院子里忙活着。虽然秋天的太阳没那么热辣,但光线强度还是不减。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爸爸倔强的说,像是个做错事的人在回避他的不是。
   
   “快进来吃午饭了,下午还要去打针,别忙了!”妈妈从厨房出来,妈妈无奈于爸爸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心想真是个闲不住的人,都什么状况了。
   
   “好了,吃饭吧!”爸爸这才放下手中的活,冲可佳一满意的笑了一下,他终于罢休了。
   
   “佳佳,去叫爷爷奶奶吃饭。”妈妈四处望没见着他们,于是叫佳一去叫,应该是在伯母家吧,爷爷奶奶在两个儿子家轮流吃饭,一个月轮流制。
   
   “兴,你眼睛好点没有?”奶奶看着爸爸的眼睛问道,有些心疼,奶奶一直这么叫爸爸的,爸爸在兄弟姐妹中是最小。
   
   “妈,好多了,再打两天消炎针就好了。”爸爸轻松的说道,帮奶奶盛了一碗饭,佳一则帮爷爷盛了一碗饭。
   
   在这个家庭,爷爷一直是听奶奶的话。
   
   奶奶如果读了书,肯定是个才女,因为可佳一发现,奶奶点子多,会讲故事,会很多谜语,讲增广,讲大鼓书,一道一道的,只可惜她没读过书,他们那时候正是20世纪的战争时期,全国大乱状态,颠沛流离,衣无定所,穷苦人不敢奢望读书,可佳一是很佩服奶奶的。
   
   爷爷从来不多话,有时候一天都听不到他一句话,就像个闷老头子,奶奶一直说爷爷笨。
   
   家里的年轻人都外出了,可佳一一个人呆在家真的很无聊,时间过得很快,回来十多天了,再过几天要回公司上班了。
   
   妈妈今天叫佳一陪她一起上街,自从年初佳一跟男友分手后,妈妈就没见她笑过,她也很少话了,他们知道佳一把痛苦藏在了心里,其实他们也意识到这样做对她有点不公平,她已经淡忘了之前那些开心与不开心的事情,淡忘了他,淡忘了自己的感觉。
   
   “妈,今天上街买什么呢?”佳一跟着妈妈后面问,她并不是很想去,因为她不喜欢热闹的街市,她喜欢安静的呆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难得陪陪妈妈,她告诉自己,不喜欢也必须跟着去。
   
   “想买几套秋衣,天气快转凉了。”妈妈停下来笑笑地说道,言下之意就是想叫她当参谋了,妈妈相信年轻人的眼光。
   
   “好啊!我也正想给你们买几套衣服,走吧,妈!”佳一乐意的表情,本来佳一是想把钱给爸妈,让他们自己去买,每次她买回来他们都说太贵了,其实他们的意思是,店老板看到年轻人去买衣服都会把价格抬高,并不是明码标价的,她一般是老板说多少就多少了,不喜欢讲价。
  
   十多分钟就到了街市,走着走着,佳一发现妈妈主要目的并不是买衣服,左拐右拐的,终于停下了。
   
   看到一个瞎子大叔坐在门口,五十来岁的样子,干瘦如柴。胡须盖了整个下巴,神情泰然,乍一看,像是位渊博的文学大师。他好像能看见她们似的,朝她们两人浅浅的笑。
   
   门口的桌上放着一些五行八卦之类的东西,佳一心里嘀咕着:难道是算八字?
   
   不禁看向妈妈,“妈,你来算八字吗?”佳一疑惑的问着。
   
   妈妈笑呵呵地说:“给你算一算,今年是你本命年,一个人在外,多防着点。”
   
   “妈——!”佳一有点不奈烦,但又不能直说这是骗人的,人家说心诚则灵,她的心已经不诚了,但还是得照顾一下大叔的面子,说远一点就是神佛的面子,只能由着妈妈了。
   
   妈妈把佳一的生辰八字告诉了瞎子大叔,大叔手指一算,一分钟时间,他表情显然没之前的轻松,眉目间带着担忧,佳一打量着他,妈妈听到他“嗦”的一声,心中一紧。
   
   “张师傅,有什么不对的吗?”妈妈条件反射的问道。
   
   原来这个瞎子叔叔姓张,看来妈妈早就打听过了,或者说之前来这里算过,而且是被“算”准了。
   
   “你这个女儿有大富大贵的福气,但会有一桩祸事。”张师傅摇摇头说。
   
   妈妈先喜后忧,看来妈妈并不希望有什么大富大贵,只希望不要那桩所谓的“祸事”,她只求平平安安就好。
   
   “张师傅,到底是什么祸事呢,能不能消除?”妈妈担心的问向他,神情有点紧张。佳一脸上的表情倒是平静,好像并不影响到她似的,也许她压根就不信。
  
   “要注意金属物质,天不为,人所为,消不了,尽力吧。”张大叔一幅无能为力的表情,有点高深莫测的摇摇头,看他的样子,佳一就有些气,把妈妈吓成这样。
   
   终于呆不下去了,主要是看妈妈那担心的样子。


第2章  车祸

   
   “妈!走吧,不要在这里自己吓自己,我好好的,有什么祸事,我不犯人,人不犯我,再说我一向比较小心谨慎,不会有事的。”佳一有些生气的说,瞥了一眼张大叔。
   
   “有些东西不得不信,佳佳你还是不要回深圳了,就呆在家里吧。”妈妈的话把佳一给惊呆了,这是哪跟哪啊,算了一卦就连工作都不要了,这个瞎子真讨厌,在这里糊说八道。
   
   “妈!你不会这么相信他的话吧,他就说这么一句能说明什么?”佳一有点恼火,早知道就不算了,真是没事找事来瞎操心。
   
   张大叔平和的说,“这位小姑娘,你可以不信,但真要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千万要记住,给观音大师烧去十块纸钱,她会保佑你的,其它就不多说了,今天算卦的钱我也不能收。”他似乎已经胸有成竹的认为一定会发生什么事,真是不安好心。
   
   佳一越想越想笑,还说不能收钱,装什么好人,她偏要给他钱。
   
   “妈,我来给钱!”佳一心想这也是你的谋生之道,虽然对你很失望,很生气,但还是得讲规矩,讲理。
   
   妈妈还在犹豫要不要走,她就想知道怎样才能消除这个祸事,但看来好像已成定局了,妈妈被佳一拉走了,她的心还是忐忑不安,有点惶恐。
   
   瞎子大叔无力的摇摇头,自言的轻声说道:“命中注定啊!”
   
   “妈,我们去买衣服吧,现在都下午三点了,再逛两个小时回去了。”佳一把话题扯开,妈妈才稍微放松一下,她盯着佳一看了一会儿,看得她很不自在。
   
   “妈,你干嘛,又不是没见过我,走了!”佳一无奈,妈妈就是个爱操心的人,她这段时间一定会为这事操心的,绝对,这可怎么办呢,看到她那担心的眼神,哎…….
   
   妈妈担心的说,“佳佳,先去买十块纸钱吧,我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一跳一跳的,求观音菩萨保佑你平平安安。”妈妈一脸的担忧。
   
   妈妈的担心让佳一心痛,为什么爸妈他们就不能过得轻松点呢,为了生活他们要操劳,为了儿女,他们还得操劳,他们多么爱自己儿女,生怕出点问题,她又能怎么安慰他们呢,她只能好好孝顺他们,听他们的话,让他们高兴,尽量的不让他们担心。
   
   “妈妈,我们没有做亏心事,没有做缺德事,老天会保佑我们的,我们全家都会平平安安。”佳一淡淡的说,她此时能说的只有这些了,尽量地安抚妈妈惶恐的心。
   
   妈妈叹气地说:“你们两姐弟都没少让我操心,去年你弟弟在四川读书,发生了大地震,那时候电话打不通,我愣是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幸亏后来有通讯了,他用手机打了个电话回家,我才放下心来,可又担心他没地方住,没东西吃,你妈妈就是一条爱操心的命,现在又算到你有祸事,你说能不担心吗……”说着说着,妈妈咽哽的说不下去了,眼泪流了下来。
   
   看到妈妈这样,佳一也难掩内心的难过,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下来,但是她不想被妈妈看到,在大街上影响不好,很快她擦干眼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给妈妈。
   
   “好了,妈,不要己人忧天,你太爱操心了,得改改了,没事都会操出事来。”佳一淡淡的微笑说道。
   
   佳一心情由阴转晴,好心情是会传染的,两个人都闷闷不乐只会越陷越深,终于,妈妈也把阴霾扫除了,佳一带着妈妈去逛服装店。
   
   妈妈的衣服很好买,因为妈妈瘦,比佳一还要高一点,说起来就是苗条,很快买好了,也给爸爸买了几样,还买了一些水果和其它的东西,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佳一决定去银行取现金。
   
   “妈,你等我一下,我去银行取点钱,很快回来,你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说完佳一转身就走,妈妈猛得叫住她:“等一下!”
   
   “怎么了?”佳一回头问。
   
   “我跟你一起去。”妈妈很快走到佳一身边,佳一默许了,妈妈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去。
   
   银行就在马路对面,几分钟就能走到,街上人并不是很多,佳一一只手提着衣服,一只手勾搭着妈妈的手,很高兴。
   
   人虽不多,但也够吵闹的,来来往往的人群,都在忙着各自的事,佳一感觉到人群中的冷淡。
   
   车辆稀少的十字路口上突然串出了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他应该是想去那个塑胶“警察叔叔”的指挥岗那里。他这么小根本不知道危险,他的父母呢?好像并没有人在意他走到马路中间,那样太危险了。佳一下意识的想跑过去把他带到路边,她把衣服给了妈妈。
   
   妈妈没反应过来她要去干嘛,喊了一句:“你去干嘛?”看到佳一跑向那个小孩,妈妈又叮嘱了一句:“小心点!”
   
   佳一没有回头的应了一句:“知道了,没事的!”
   
   佳一左右望了一下,没有车辆,放心的跑过去,快跑到小男孩身边的时候,突然一辆摩托车被一辆黑色的轿车追赶着,骑摩托车的人还不停的欢呼,好像是在比谁开得快,佳一心想这些人一点责任心也没有,在大马路上飚车,完全不顾行人的安全,更是不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在佳一将要抱起小男孩的一瞬间,糟糕的事发生了。
   
   一辆白色轿车从佳一来的那个路口刚想右拐,因为突然被摩托车快速的闪过而受到惊吓,一时把握不住方向盘,硬生生的往她那个方向冲过去,距离五六米远的地方冲过去。
   
   佳一无任何预兆它会冲过来,脑子空白之余,她只能动手,她把小男孩推到路边去,为什么她不跟他一起跑到路边去呢,那时她能做选择的,也是唯一有时间做选择的就是把小孩推开,这种下意识行为,千分之一秒情况下的选择,她选择了自己留下,保全那小孩。
   
   那种车轮刮地的声响划过天空,佳一被撞飞了几米远,所有人都惊呼了,参杂了小男孩被惊吓的哭叫声。
   
   妈妈一时大脑短路,无法反应。后来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佳一心痛,佳一隐约听到了妈妈的痛哭。但佳一保证自己还没死,因为她听得到那些嘈杂的声音,最清楚的是妈妈颤抖的哭喊声。她真的好想哭,想站起来,可为什么动也动不了,她明明还有知觉,难道这就是她的祸事吗?为什么这么快,还不到两个钟就灵验了,就算是妈妈相信也应该给她一点时间吧,让她祈求上天或是观音菩萨的保佑啊!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第3章  车祸2

   
   慢慢的佳一的意识模糊了,她有些疲倦,知道自己到了医院,听到了妈妈打电话给爸爸,通知其他人过来,还能听到妈妈说话。为什么不能跟她说话呢,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有意识的只是她的灵魂吗,她的灵魂不肯走吗?因为她觉得欠爸妈太多了,还没有报答他们,所以她不能走!
   
  一会儿,佳一感觉到那个小男孩来了,还有他的父母。听到他们在责备自己没把小孩看好,到处在找他。可佳一明明是在急救室啊,外面的事她怎么会知道?妈妈一直在哭,快晕倒的感觉,虚脱了似的,哭得没有力气了,佳一感觉到自己的心很痛。
  半个钟过去了,佳一被推出来了,医生说了一句话把妈妈吓晕了过去:准备后事吧!医生们无力的摇摇头。
  不可能,佳一觉得自己还活着呀!这群医生,到底尽力了没有!什么叫准备后事?小男孩的妈妈从小男孩的身上取下了一颗黑色的玉珠,用红绳穿着,她把那玉珠挂到了佳一的脖子上,口中悲伤的说,“这个玉珠曾经保佑了龙龙一命,希望也可以保佑她无事!”
  佳一心想:这是何必呢,这应该是你们家的祖传之物,送给她有些浪费,她都是快死的人了。
  妈妈醒来了,她死活求着医生想想办法救她的女儿,她坚信佳一还没死,还有得救,她想起了那个瞎子叔叔说的话,烧纸钱,对!烧纸钱给观音菩萨。
  颤抖的手拿起手机打电话回家,是奶奶接的,她要奶奶烧十块纸钱给观音菩萨,奶奶也是相信迷信的,比妈妈还信,所以很快就烧起来了,可是有用吗?佳一不能再一点也不信了,不信的事可就是这么巧的发生了,但是,不是说她有大富大贵吗,这么说她不会死,有后福!可为什么说要准备后事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妈再三请求医生救救佳一,医生为了不让妈妈绝望,答应了,可他们能怎么办,明明是不可能了,正巧那个瞎子大叔也来了,佳一知道他来了。
  瞎子叔叔心情凝重地说:“她可以活过来的,医生救救她吧!”
  “可——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带头医生无奈的说。
  “不!她还可以救,也许暂时醒不来。但!你们把她保护好,一直这样维持下去,终有一天她会醒过来。”瞎子叔叔肯定的说。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要保护好呢?佳一不解,难道她现在还不能活过来吗?
  “你的意思是,她现在就是个植物人状态,可她已经没有心跳了!”医生不解,又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她有心跳!不信你再试试。”瞎子叔叔看着佳一的身体,他不是糊说,佳一感觉自己是真的还有心跳。
  医生照做了,果然还有心跳,他们纳闷了,也惊呼了,明明刚才仪器显示停止了心跳,现在怎么会恢复心跳?
  带头医生看着瞎子叔叔问:“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在场的人都想知道答案,包括妈妈。
  瞎子叔叔只是笑一笑,没有说话。他正想走,妈妈拉住他,跪在他面前。
  “谢谢你,如果今天听了你的话也许就不会出事了,我应该怎么办呢?”妈妈边哭边说,一肚子的悔恨。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这是她的命,你还能记起我最后说的话,幸亏啊!你女儿心地善良,我把她付我的钱买了十块纸钱烧了,也不至于更惨!”瞎子叔叔说完就走了,再不走他就有麻烦了,好像只有他才知道答案,为什么又不能说呢,妈妈愣在那里,她只能这样做了,等待吗?等佳一有一天能醒过来!那是什么时候呢?
  第二天,瞎子大叔搬家了,为什么要搬家,他又要搬去哪里,他孤身一人,无牵无挂,难道他来到这里就是因为她吗?佳一的灵魂一直都在,只是不能表达,发生的事她都一清二楚。
  可怜的妈妈,还有爸爸,他眼睛刚好,可不能哭啊!爷爷奶奶,还有伯父伯母,姑姑,阿姨,邻居的叔叔伯伯们都来看她了,还有她从小玩到大的四个死党也闻讯赶回来了,佳一心中很感激他们。
  那个小男孩的家人,佳一望了望戴在脖子上的玉珠,真漂亮,这是什么质地的玉?会反光,小男孩被他妈妈抱起来,亲了一下佳一的脸颊,他很漂亮,很可爱,只有他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会难过。
  晚上,佳一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薄弱了,难道自己要走了吗,灵魂要离开肉身了吗,为什么越来越不真实,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吗?但愿如此!
  凌晨时分,圆圆的月亮静静的挂在夜空,似乎在看着这一切,它似乎也有些伤感。佳一看见了夜空划过的流星雨,一连串,好美!佳一憧憬着,如果有他在,那该多幸福,她连最后一眼都看不到他了,他好吗?如果可以,让她的灵魂漂到千里之外的深圳去,让她再看看他好吗?
  果然,佳一感觉自己在飘浮,她真的看到他了。
  他在喝酒,他还是一个人生活,多了一丝忧伤,他很孤独,他还记得她吗?佳一心中有不舍与愧疚,她要走了,不知道要走多久,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她会记得他,如果有感应的话,希望他再在心里想起她一回,足够!
  佳一觉得对不起他,他们今生有缘无分,来生吧!
  深圳的早秋,温度还是那么高!
  看到他一个人坐在公园石凳上,突然叫了一声佳一的名字,是在叫她吗?难道他有感应,叫得很无奈,也很心痛。他流泪了,他不知道她出事了,为什么会流泪?他应该骂她才对,他曾经说过,感情没有谁对谁错,要说错,也只能说错在相遇,错在认识了彼此!
  佳一要走了,她只要他好好保重自己,少喝些酒。
  她要去哪里?佳一还想再看看爸爸妈妈,他们在医院里守着。她的病房放满了鲜花,那都是一些不认识的朋友送的,因为她有一个美誉:英雄!
  所以大家都怀着一种敬佩之情。
  最讨厌就是那个开摩托车的和那辆黑色轿车的司机,如果不是他们,白色轿车也不会冲向佳一,她也就不会躺在病床上。她一点也不怨白色轿车司机,他也真是倒霉,希望有法可依制裁那两个罪魁祸首。
  医生说她可以在家里维持生命体征,这样更方便照顾。佳一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她的灵魂站在爸爸妈妈面前,不舍的说,“我走了,爸妈你们要保重,等我醒来!”
  她害怕就这样睡去,不知道要睡多久。说着,她飘浮的灵魂慢慢的闭上眼睛,戴在佳一脖子上的玉珠好像有了感应,给了她一道灵光。
  咦!怎么回事?灵光笼罩了她,之后便没了知觉。

阅读原文了解更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