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吴大真电影创作系列分享之十:《放任-仁者爱人》,2008年
发布时间:2019-06-30
 

        本片是2008年创作的,曾经参加次年的华语青年影像论坛北京电影计划


电影片名:放任(仁者爱人)——关于,爱与被爱的能力(权力)


故事大纲:

        吴守未的母亲在介绍人的陪伴下带着礼物来见文化单位的主管领导,和他联系儿子工作的事情——因为守未的父亲是当地著名的书法家,所以这件事情其实早就定好了。领导告诉守未母亲,去那个门庭冷清的古典园林守园虽然清闲,却是一件和寂寞打交道的工作,根本没有人愿意做。

   守未母亲谈到了儿子患有严重自闭症的情况,他从小在家自学,几乎不和陌生人接触,甚至双亲也难得与他交流。虽然不舍,但眼见儿子已经25岁,医生又建议对他采用反向疗法(即通过体验寂寞来改善症状),只好说服他出来做这份工作。

    

   初冬有雾的清晨,守未被父母送到那个废弃的园林,他扎着发髻,清秀而消瘦。园子里有假山,凉亭,回廊,许多植物,还有一汪池水和小桥,非常幽静古典。园里的一间空房是守未的住处,房间里可以洗澡,厕所则在屋外,日常饮食需要外送。上级单位还特意安装了一部电话,方便与外界沟通。

   守未的工作内容就是维持园内日常清洁。叮嘱一番之后,父母和领导离去。

    

   这项工作几乎不需要与人交流,只是和花鸟鱼虫面对面,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清苦差事,却让守未享受到从未有过的自由,他开始了自娱自乐的生活。

   每天清晨,他装扮成古代书生,到最高的凉亭里大声咏念诸子名言;又拿着植物图册辨识园内物种并且给它们一一起名,用小铲子为它们松土;还试图同飞鸟游禽讲话。日常则是阅读文章,练习书法,演奏古琴和玉箫竹箫,或是独个儿下围棋。他有洁癖,物品摆放有序,常常自言自语。

   母亲则每日送来饮食和用品,父亲不时过来看看他的书法琴艺有无长进。

    

   如此悠哉游哉,由冬而春。几个月后的一天,上级单位在园里组织了一次茶话会,守未躲进自己的房间,透过窗户望着外面热闹的人群。

  茶话会结束后,领导为他送来工资和糕点,见他身着一袭古装,感到奇怪,守未解释说觉得古装好看,就买了来穿。

  领导走后,守未四下清理一番回到屋中,接到母亲的电话。等电话打完,守未却发现刚泡好的茶水却空了,觉得奇怪,又续满茶水,坐在那里看茶是否自动蒸发;坐了很久,茶水原封未动。守未转身去拿点心,又发现点心也没了,他猛一回头,发现一位戴着墨镜的时尚女郎站在身后。守未被吓了一大跳。女孩子让他别害怕,请求允许她暂住几天。

  女孩名叫爱爱,自称因为不经意间发现了犯罪集团幕后主首就是本地公安局长这个秘密而被追杀。经不起女孩的苦苦哀求和讨好,本想宁静度日的守未只好让她住进来。


   晚上,爱爱在守未的房间里洗澡,有意无意间出现了些许尴尬,守未赶紧练起了书法,暗暗告诫自己不可乘人之危。爱爱洗完澡缠着要学书法,说自己小学时还得过奖,现在全忘了。

  守未问她如何进到园子,爱爱称逃跑时路过此处,觉得这或许是唯一安全的地方。爱爱反过来问守未为什么独自在这里工作,守未据实相告。这引起爱爱的极大兴趣,刨根问底地想了解自闭症的症状,显得很孩子气。没有得到回答,她开始自言自语猜测自闭症的成因——由于守未不善为人处世,所以与人的沟通反而成了误解的根源,长此以往就变成了自闭症。两个人以爱爱问,守未答的方式说了很多话,涉及了许多问题,诸如收入、异性朋友等。当然,守未的回答异常简练。

   末了,守未睡在地铺上,把床让给爱爱,爱爱没关台灯,她睡不着,要守未上床陪她,守未说君子不乘人之危。

    

   午夜,爱爱梦见了自己的经历:幼年时父母婚姻出现裂痕;中学辍学离家出走;因美貌游身于称兄道弟黑老大和公安局长两个男人之间,沦为男人们的玩物。

   爱爱在梦中惊醒,看见床头台灯开着,而守未沉沉熟睡,就打开自己的大包。包里全是万元一捆的现钞,还藏着一支手枪。拿着枪,爱爱显出暴戾的神色,她用枪瞄着守未做出射击的样子,然后把枪塞在枕头底下,半躺下开始抽烟。

   她开始回忆后来的事:终于遇到喜欢的男人,决定一起脱离这一行;黑吃黑卷走黑社会老大一大笔钱,还无奈打死他两个好兄弟,和男友约好按计划逃跑;黑老大和公安局长一起举枪对准了她。

    

   天亮了,守未被烟味呛醒,发现地上丢着很多烟头,而爱爱还在熟睡,她的背影婆娑,十分动人。守未起身轻手轻脚清理了烟头和灰屑,洗漱完毕照例去高亭吟诵诸子名言,回来还为爱爱准备了早餐。

   吃早餐的时候,守未问爱爱接下来把算怎么办,毕竟这样不是长久之计。爱爱告知躲过风头就有好朋友帮她逃走,守未也没有多想。


   守未领着她去熟悉园内的天地,为她介绍各种植物的特性,一起给飞鸟和游鱼喂食,谈到自然界里有最忠实的朋友。守未如自言自语般讲得头头是道,仿佛是这片天地的主人。

   守未母亲来送饭,守未嫌少,母亲觉得奇怪,打算再去买一些;守未把工资交给母亲,嘱咐她因为这几天自己饭量变大,每餐都要多送一些。

   守未与母亲会面的当口,爱爱躲在房间里,她自言自语着表示对守未这样的人感到不理解。昨晚的对话后她知道守未薪水微薄,为了考验守未,她故意把一万块钱放在守未的书堆旁。

    

   守未等到爱爱吃完午餐,开始收拾桌子,问她昨晚是不是没有睡好,爱爱说自己认床;守未用竹枝做了个烟灰缸给她。爱爱睡下,守未去高处小亭里吹奏玉箫,悠扬的箫声传进屋内,爱爱感受好了很多。

   爱爱推门出来,她换了一身新衣服,来到守未身边。在柔和的光线下,爱爱显得很美。守未夸她漂亮,爱爱说再有一条丝带就完美了。守未继续吹箫,爱爱问他远离人群,没有信息和交际不觉得烦闷吗?并开导他生活丰富多彩,应该勇于面对。

    

   傍晚,母亲又来送饭,这次做了很多。

   晚上下起了雨,守未独自下棋,爱爱异常无聊,数次拿出手机想要开机和男友通话,却害怕暴露目标,气得把手机丢到床上。

   一万块钱还扔在书堆旁。烟也抽完了,爱爱坐在床上不知道该做什么。守未见她无聊,问她要不要下棋,爱爱只会玩五子棋。两个人各有胜负,爱爱为了放松自己就大呼小叫得,还不时打打守未的胳膊撒撒娇什么的,渐渐玩得开心起来,守未也难得露出了笑,爱爱夸他其实蛮帅的。

   玩了一会,爱爱想上厕所,一个人又怕,守未就打手电筒陪着她去。上完厕所,爱爱差点滑了一交,还好守未把她抱住。回屋后,守未有点不好意思,让她早点休息。

   准备睡觉时,守未取了自己的一床薄毯,帮爱爱加盖上说是怕雨夜寒凉。爱爱要他抱着自己睡却没得到同意,她便放心地把台灯关了。在黑暗中,两人都没有睡着,爱爱编了一段自己不凡经历给守未听,守未说自己搞不懂这么复杂的事情。

    

    守未家里,母亲和父亲说着守未胃口变好的事,两个老人很高兴。

    

   新的一天,阳光明媚。屋内烟缸已被清洁,地铺整理好了,桌上放着早餐,屋外传来守未高声咏念的声音。爱爱醒了,觉得身体很温暖,她嗅了嗅薄毯的味道。忽然她觉得有一点不对劲,低头看被子里自己的身体,才知道自己来了例假,便爆了一句粗口。

   她坐了起来,却硌到什么东西,原来是那一万块钱被放在枕头边上。

   守未进来,发现早餐没动,爱爱也是无精打采的,便问她怎么不吃早点,爱爱显得很烦。守未没有多问,就去把早餐热了热,再端给爱爱。没料到却惹恼了爱爱,爱爱说他不像个男人,守未没有分辨只是对她深施一礼,拿了小铲去园内劳作了。

   园内,守未在为小树松土,爱爱走过来晃着他胳膊问他是否生气,守未笑着摇摇头。爱爱略一思忖,要他帮自己去买卫生巾,守未感到很窘,但经不过爱爱再三央求,只得答应下来。爱爱给他写了要买的卫生巾品名,又叮嘱一番。


   换上日常服装,守未出了园林,这是工作以后第一次独自上街。他低着脑袋,在热闹的小街上蹒跚而行,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偏僻的24小时便利店,但发现店里还有客人,就先躲在外面,一直等到客人们出来,他才走进去。

  年轻的男店员照例用欢迎光临来问候守未,守未有点紧张地先在店里绕了两圈。这引起男店员的注意,他透过反光镜观察着守未的动静,年纪大的女店员也从里间出来,在男店员的示意下,走过去盯住守未。


   这时守未已经找到了爱爱要的那款卫生巾,他见女店员走过来,匆忙拿了两卷,还不小心把旁边的东西挤到地上,他连忙捡起来放回位置,赶紧走到收银台结帐。女店员不满意地小声嘟囔着走过来整理。

   结完帐,守未头也不回匆匆走了,两个店员开始热议这个奇怪的人,女店员认为守未留着怪怪的发型,肯定不是正经人;男店员更武断地认为守未买女人用的东西,肯定是有心理问题的那种人。

   走在街上,路旁一家卖丝带头饰的店铺引起了守未的注意。

    

   守未拎着包回到园门口,恰好与母亲碰见,母亲把午餐递给他,问他出去做什么,守未支吾着说买点小东西。母亲听了很高兴。

   屋里,爱爱对守未好气又好笑,原来守未一紧张,买回来的不是卫生巾而是卫生护垫。爱爱把卫生护垫拿在手上,表示自己没有说错,守未只是个男孩,还不算男人。守未孩子气般嗫噜到做女人真的很麻烦。爱爱说算了,先凑活着用用。

   守未又从包里掏出一条漂亮的丝带,爱爱蛮开心地接过来,称赞守未不是真呆,懂得哄女孩开心,她吻了守未的脸庞。

   吃饭时,守未主动开口,说自己是第一次给女孩子买礼物。爱爱听了很满意,吵着快点吃完好去给飞鸟和游鱼喂食。

    

   深夜,守未已经睡熟。爱爱又来了例假,这次来得比较厉害,她偷偷起身,拿了桌上的钥匙,又转念揣上手枪,溜出园子去买卫生巾。

   她从那家24小时便利店里买了卫生巾、香烟和一堆零食,回家路上,偶然望见了一家网吧,思忖再三,见四下无人就进去了。她观察了一下网吧里面的情况,找了个包间坐下。

   谁知她找包间的时候被一个正在打电话和女孩调情的小混混看到了,小混混觉得她很面熟,便留意着她。

   爱爱在QQ上没有等到男友就离开了,小混混偷偷跟在后面。

   爱爱进了园林,小混混确认了一下地方,打手机通风报信,却发现对方已关机。

    

   次日午餐后,门铃却响了,守未发现爱爱很紧张,便让她暂避一时,又把大包和爱爱放在外面的东西也藏了起来。

   门外来的正是几个黑社会,老大戴着墨镜,很凶的样子。打手冲着守未亮出一张搜查证,不由分说拥了进来。老大让守未交人,守未详作不知,也没吃打手们言语上的软硬兼施,于是众打手四下搜寻起来。

   进到屋里,打手们查得更仔细了,但什么也没搜着。打手又押着他在园子里转了好几圈,愣是找不到,连守未都暗暗奇怪。

   老大抓住守未,让他交出人来,守未说没有人,老大打了他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众打手纷纷上前,一阵拳打脚踢后扬长而去。临走老大撂下一句话,说爱爱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迟早会被他抓住。

    

   黑社会走后,守未站起身去关好门,他的眼圈被打青了,嘴角和鼻子都在流血;守未也没顾上这些,在园子里低声呼唤爱爱。爱爱叼着一根中空的竹管从小桥下冒出头来,止不住地咳嗽。浑身湿透的她上岸后,看到守未的模样,伤心的拥进他怀里,她想起了自己痛苦的经历;而她的身下,一股鲜血流了出来。守未吓坏了,指给她看,爱爱不由得哭泣起来。

    

   屋内,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爱爱将自己真实过往坦诚出来,她递给守未一张记录有公安局长犯罪讯息的手机内存卡。守未答应为她作证。

   爱爱又拿出很多钱要留给守未,却被守未拒绝。

    

   又一个清晨,爱爱很早醒来,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守未也醒了,躺在地铺上望着爱爱。爱爱钻进他的被窝,把他搂在怀里,抚摸他受伤的额头和嘴角。两个人就这样无声的相拥了一阵,爱爱要走了,她让守未吻一下自己,守未照做了。

        爱爱和刚来的时候一样戴上墨镜,背起大包出了园门。虽然还很早,但是外面已经很嘈杂了。爱爱急急走着,赶去和男友碰面。

    

        在一个街角爱爱看见了男友的轿车,她开心地把大包放在后座上,自己坐到前排和男友一阵热吻,述说着别离增添的爱意。车开动了,然后在一个红灯闪烁的路口男友停下了车,说是去买烟。

        不一会,男友回来了,他没有发动车,而是带着异样的神情盯着爱爱,爱爱觉得奇怪,就在这当口,后座车门被打开,一左一右坐进两个男子,正是黑社会老大的打手。爱爱本想反击,却发现大包放在了后排。

        车子再次启动。

    

        密林深处,同样是自然的环境,爱爱被封住口捆绑着坐在地上,两个打手正在挖好一个大坑。男友跪在爱爱身前,请她原谅自己的背叛,诉说他与爱爱的关系暴露,被黑社会老大以全家性命做了挟持,不得已而为之。爱爱的眼神里却只有怜悯而没有仇恨。

        挖好坑,打手走到两个人身后,互相使了个眼色。两声枪响。轿车扬长而去,地上只剩下那条丝带在风中飞舞。

    

        园林里,一只(群)飞鸟被惊起。守未(额头和嘴角有伤痕)仍然躺在床上,显得心绪不宁。他猛地坐起,发现床上留着一个首饰盒,打开一看,里面有口红、粉底这些女孩子的化妆品,还有那包没有用完的卫生护垫。

        守未走入园中,他脚步踉跄起来。他凝视着游鱼和飞鸟,坐了很久。

        回到屋中,守未呆坐着,端详爱爱留下的手机内存卡。终于他走到电话前,打电话给家人,请求父母带他回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