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饮食
谁来拯救暴风集团?半年内近半高层离职,拖累东山精密等合作方
发布时间:2019-07-19
 

斑马消费 任建新

拿深圳高新投的2.1亿元贷款兑付一笔差点违约的公司债后,暴风集团又对外放风,正在和深圳接触,探讨纾困基金的可能性。

谁来拯救暴风集团?半年内近半高层离职,拖累东山精密等合作方

曾经的股王、市值接近400亿元的科技小巨头,如今市值不到30亿元,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

以暴风影音为主体于2015年3月登陆创业板后,深感增长与竞争压力的暴风集团,开始拓展互联网电视这个第二主线,2018年索性提出All For TV战略。

但是,广告收入和网络付费不断萎缩,硬件销售持续亏损,导致暴风集团的盈利能力每况愈下,直至巨亏。

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0.34亿元,同比下降18.86%,净利润-2.28亿元,同比下降1228.39%。

把东山精密等一众上市公司拖入泥潭之后,谁来拯救暴风集团?

谁来拯救暴风集团?半年内近半高层离职,拖累东山精密等合作方

半年内4位高层离职

暴风集团(当时的简称还是“暴风科技”)赴美上市失败后转投A股,于2015年3月登陆创业板,从7.14元的发行价,一路飙升至327元,最高峰时市值接近400亿元。

成为“妖股”的原因之一,正是暴风集团(300431.SZ)表现出了优于一般互联网企业的盈利能力。

上市之前的2012年-2014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52亿元、3.25亿元、3.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584.73万元、3853.73万元、4194.15万元。

上市的2015年乃是其业绩的“高光时刻”:营业收入6.52亿元,同比增长68.85%,净利润1.73亿元,同比增长313.23%。尽管净利润中有超过1亿元来自转让暴风魔镜股权的投资收益,其扣非净利润仍超过5000万元。

此后几年,虽然公司的营业收入仍在大幅增长,但盈利能力却逐年下滑,直至2018年陷入巨亏。

谁来拯救暴风集团?半年内近半高层离职,拖累东山精密等合作方

盈利能力下滑的同时,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恶化,2015年-2017年分别为8858.35万元、-1.76亿元、-4.93亿元。

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为2.18亿元。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其原因乃是公司降价去库存。

2018年9月底,公司存货余额2.25亿元,较2017年底的6.59亿元,下降65.79%。但是,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资产减值损失7769.26万元,其中存货跌价准备6000万元。

2018年9月底,暴风集团的货币资金仅剩2497.09万元。12月25日,公司一笔2亿元的公司债到期,如果不是及时拿到了深圳高新投的2.1亿元贷款,恐怕会引发兑付危机。

暴风集团风云飘摇,高层动荡不止。

2017年10月公司董事、董秘毕士钧辞职,董秘一职由王婧接任。5个月后,王婧辞职,董秘一职由董事长、总经理冯鑫亲自担任至今。

最近半年,暴风集团董监高团队多人离职:7月2日,董事赵军辞职;7月27日,副总经理吕宁辞职;11月5日,监事会主席李永强辞职;11月5日,董事、首席财务官姜浩辞职。

至此,暴风集团上市前的董监高团队,几乎只剩下冯鑫。

谁来拯救暴风集团?半年内近半高层离职,拖累东山精密等合作方

与此同时,裁员和离职潮降临暴风集团。2016年底,公司员工总数为1345人,到2017年底仅剩762人。2018年上半年,公司职工薪酬总额同比下降30%,估计2018年减员同样严重。

互联网电视深陷版权纠纷

All For TV战略让暴风集团越陷越深,但是,这却是公司在互联网视频业务不断萎缩下,不得已的选择。

2017年底,公司互联网视频平台的总体月度活跃用户2.5亿;到了2018年6月底,仅为2.1亿,半年时间减少4000万。

2017年,公司广告业务的营业收入为4.28亿元,下降26.13%;2018年上半年,广告业务营业收入为8608.08万元,同比下降56.85%。

在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巨头的挤压之下,暴风影音的市场份额逐年压缩,已经无力支撑一家上市公司。

谁来拯救暴风集团?半年内近半高层离职,拖累东山精密等合作方

正是TV业务,让暴风集团在凛冬降至之时,抓住了救命稻草。

事实上,暴风集团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做得还不错:截止到2018年6月底,暴风集团已经在2581个县区拓展线下零售门店7000多家;2018年上半年销售互联网电视46万台,同比增长29.7%,稳居互联网电视第一阵营。

但是,在互联网电视的模式之下,硬件不赚钱成为行业惯例。2017年公司销售商品的毛利率为-7.15%,2018年上半年为-15.25%。

互联网电视的行业竞争者们,都希望以硬件不赚钱的形式获取用户,通过为用户服务,来实现盈利。最终的赢利点变成用户为内容买单,即网络付费。

暴风集团曾经也试图以暴风影业、暴风体育等平台来切入内容端,但最终因无力烧钱而不了了之,转而成为优爱腾的采购商,竞争格局不言自明。

值得一提的是,暴风集团近年诉讼缠身,其中绝大部分是版权纠纷。

2016年,迅连科技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暴风集团,索赔1亿,目前已和解;另外,公司近年因版权纠纷被起诉数十次,原告包括:央视国际、腾讯视频(腾讯控股00700.HK)、优酷、迅雷、乐视网(300104.SZ)、紫禁城影业、保利影业等。

谁来拯救暴风集团?半年内近半高层离职,拖累东山精密等合作方

东山精密等踩中黑天鹅

作为一家有生态链野心的互联网企业,暴风集团业务繁杂,视频+电视之外,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均有涉猎,子公司、孙公司结构复杂。

另外,暴风系公司进行过多轮融资,如子公司暴风统帅(12月27日更名为“暴风智能”)的股东名单就曾包括东山精密、奥飞娱乐(002292.SZ)、日日顺物流(青岛海尔600690.SH,目前已从暴风统帅中撤出)等,也将部分上下游企业囊括进冯鑫的暴风系。

近年,暴风系公司之间进行了大量的关联交易。

2017年,暴风集团向关联方采购12.52亿元,为2016年关联方采购的28倍;向关联方销售1.43亿元。

这12.52亿元的关联采购,有12.34亿元来自电视机代工厂东莞东山精密制造有限公司。2018年上半年,公司继续向东莞东山精密采购3.73亿元。

成为暴风互联网电视最大的代工厂后,东山精密2017年12月向子公司暴风统帅增资4亿元。

谁来拯救暴风集团?半年内近半高层离职,拖累东山精密等合作方

既是股东又是最大的供应商,如果是正常的关联交易倒也没什么。但是,暴风集团拖着东山精密十几亿的货款没给。

2017年底,暴风集团对东山精密的应付款为8.56亿元,2018年6月底增至12.82亿元。2018年9月底公司应付账款14.29亿元,至于有多少是东山精密的,不得而知。

花了4个亿投资,还欠着十几亿货款,对于东山精密(002384.SZ)来说,牵手暴风集团也算是踩中了黑天鹅事件吧。

暴风集团的关联交易中,这样的情形不在少数,涉及的上市公司还包括华谊兄弟(300027.SZ)、天音控股(000829.SZ)等。

众多关联交易、关联担保、关联方资金拆借、关联方资产转让债务重组,经常让暴风被称为“下一个乐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