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折纸
我的母亲,她是个农民
发布时间:2020-02-14
 

我的母亲,她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职业是农民,就连她的形象,也是无可厚非的农民。

她身材高大,壮实,手掌粗壮,能做任何农活。

她的脸略圆,肤色较白,是眼光晒不黑,但却会刺出红晕。

她的眼明亮,地下的草、叶上的虫,躲不过;还有在村头等候时,距离她还有百十米的我,她都能准确辨认。

她的眉修过,弯弯似柳叶,母亲年轻时也是爱美的人。

她的头发,乌黑,很长,一度达到腰部,后来嫌盘头费事,就给剪去了不少。

您也许会说,这很摩登啊,那里会是农民的形象?

可是,这是我的母亲,她确乎是个农民啊。

我家中在乡下,有薄地四五亩,都是母亲在照料。

我的母亲,她是个农民

故乡的黄昏

至于父亲,他是个在粮店工作的工人,每当农忙的时候,也恰恰是父亲在粮店最忙的时候。

照料田地的活计,只能担在母亲的肩头。

譬如说要去花生地里锄草了。

你看她的打扮:头戴一顶本是粉红,却洗的发白的遮阳帽;穿一领旧衣衫;登一双洗的发毛边的黑布鞋;挎一个灌满热水的水壶;提一把小铲子。

这就是她要下地时的形象。

除了不同的活计,所需要用的工具不一样外。

她的打扮,就不曾变过。无非是打农药时,换下铲子,背上喷壶;要割麦时,放下喷壶,拿起镰刀而已。

春天很美,但母亲无暇欣赏。她有点畏春,因为容易春旱。

一旦天旱,母亲就要忙着浇地。这是个熬神的活计。

一大早就要去下水泵,下完水泵要结线,接完线要盘管。

只有等到水管喷洒出水后,母亲才能抹一把脸上的汗,坐下歇歇。

晚上,她还要看井。因为总会有贼来偷井里的水泵。

母亲就这样睡一会,看一会,直到天亮。

夏天,就要收麦子。

母亲就会和邻家近门的搭伴,母亲帮别人收割,别人自然也会帮母亲收割。

收割完后,母亲就要摊在马路上晒。

晒完之后装入袋子里,借用别人的车拉回家。

母亲独自把几十斤的袋子扛在肩头,堆在东屋储物室里。

就这样一袋袋的扛,扛起的是收获,也是对家庭的责任。

还收获了肩膀的酸疼和一贴贴的膏药。

秋天,相对来说,较为安闲。

我的母亲,她是个农民

故乡的田地

但是,家里喜欢种植玉米,母亲要收成时候,母亲总是徒手去掰。

玉米叶子长,叶面锋利,在玉米丛中穿梭,稍不注意,胳膊,脸面,腿脚,就会被划出一道道的血痕。

母亲总是会用纱巾裹住脸,生怕被划伤。

如我所说,母亲就是很爱美。

冬天,就好多了。

收完玉米,小麦种上,除了偶尔要去地里锄草。

母亲就不用太操心地里,可以再做些其他的活计了。

母亲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她热爱脚下的土地。

土地带给她收获的希望,也束缚住她外出的脚步。

母亲没有外出务工过,更没有外出旅行过。

她第一次外出,是我邀请的。

我毕业后,留在豫西某城市工作。在那里立住脚后,迫不及待的邀请母亲前来。

母亲在推辞几番后,还是来了。

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住宾馆,第一次逛景点,第一次吃大虾,第一次喝红酒………

这是我应该回报的,我对世界的认知也是从母亲教给我开始的。

我的母亲,她是个农民

像极了小时候的我

我第一此叫“妈妈”,第一次读书,第一次写自己名字,第一次做饭,第一次吃上烧饼夹牛肉,第一次去收割麦子,第一被母亲用扫帚大哭………

我能回报给母亲的太少。

她来的那段日子,我恨时光流去的太早。

因为我发现母亲皱纹愈深,头发愈白,她正在慢慢变老。

把母亲送上火车,回到家中,看到母亲背过来这么久,却没来得及吃的花生。

我捻起一个,放入口中,才嚼了一下,眼泪不住的滴落。

嘿。这是我的母亲,她是个农民。

正好,我是农民的儿子。